抖音学习资料网-抖音交流学习网

屠龙勇士终成恶龙!蚂蚁财富会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吗?

指方向

摘要:

现在觉得好像有点什么机会,好像最后不是姓马、就是姓马、还是姓马。

—— 周鸿祎

要点速读:

1、几天前,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关于“金融创新”的言论引发了一场大讨论。

2、蚂蚁集团上市前夕,被传遭调查是否存在潜在“利益冲突”并推迟了IPO。

3、马云曾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十分傲娇地说,电子商务公司才要解决物流成本,但阿里巴巴不是电子商务公司,它要做的,一是培养更多的京东;二是让这样的公司挣钱。阿里要做的,是平台。

4、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快捷支付成立之初,肉都被银行吃了,支付宝只有当厨子的命。

5、蓄力积累C端流量,而后把流量作为筹码收割B端——这几乎是整个阿里系最惯用的打法。

6、君不见站在电子商务顶端的阿里,不断地修订着游戏规则。而对企业而言最遗憾的事,莫过于打破垄断后,成为新的垄断者。毕竟,在成为既得利益者后,再要自我革命可太难了。

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市值眼看着就要超越 A 股股王茅台荣登第一,而就在几天前,马爸爸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关于“金融创新”的言论还引发了一场大讨论。毕竟他在台上说“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并表示这必须改掉而是要靠信用体系。

其他更狠的话,小师妹就不在这儿提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来看,网上都有。

站在上市的节点回头看蚂蚁走过的路,不觉感叹真是不简单。

它生生吃着银行剩饭长成了印钞机。

这般英姿飒爽的小蚂蚁,俨然一副年少有为的屠龙勇士模样;但它身上有阿里爸比的影子,随着上市,资本的收割期,也渐行渐近。

再加上前几天刚出报告的,美国对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四家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

这些不禁让小师妹有些多虑,它能避开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宿命吗?

01. 起步期:边吃银行剩饭边聚集流量

稍微关注阿里的朋友一定都知道,阿里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说白了就是为小微企业服务,这个理念几乎贯穿了阿里系整个生态系统。

蚂蚁金服作为阿里爸比的亲儿子,完美地继承了这个基因。它的招股说明书里,也清清楚楚地写着这一使命。

其实你看名字就知道——“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微贷”科技平台……你品,你细品,都是小而美的元素。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蚂蚁金服从一开始就深谙这个道理,所以才在后来跪舔银行看不上的用户这件事儿上,足足甩了银行十八条街。

事实也证明,你我才是大多数,并且确实帮蚂蚁金服乃至整个阿里体系,撑起了如今令市场疯狂的市值。

支付宝2004年成立,其实它本意是为了解决淘宝购物时的付款问题。那时候网购支付需要跳转到银行网页,支付成功率只有一半多。

也就是说,当时你交易5笔订单,只有一半能够成功,用户体验十分糟糕。

马云一气之下把彭蕾调来专门解决这个问题,自己也是亲自拜访银行求合作,才终于有了现在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快捷支付。

港真,当时说服银行并不容易,毕竟决定权在对方手里,想开放接口没点真金白银是不可能的。支付宝也是下了血本,不仅提出向银行预付手续费,让银行提前锁定收益;还主动往银行交保证金,降低快捷支付的风险。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快捷支付成立之初,肉都被银行吃了,支付宝只有当厨子的命。

但为了积累用户,这厨子做得也是甘之如饴。

没人能拒绝方便,更何况银行当时那种卡号、密码、预留问题、U盾等一系列组合操作齐上阵的支付模式,确实降低了网购的花钱欲望,所以当快捷支付打破规则横空出世,立刻吸引了大量用户。

蚂蚁金服的另一大王牌产品余额宝也是这样。

2012年,蚂蚁与规模仅百亿左右、常年徘徊在行业尾部的天弘基金合作,把波动较小、收益稳定的货币基金作为主攻方向,开发了余额宝。

那时候银行理财门槛奇高、收益率还几乎跑不赢通胀,余额宝动辄6%的收益率让利和1元也能买理财的门槛,再次吸引了大量用户,直接把天弘基金在几个月之内就顶到规模千亿。

一年之后,天弘基金就成了首家规模超5000亿的基金公司。

这成长速度必须让银行眼红,后来甚至用限制转入转出额度的办法,限制支付宝过快长大。马云为此还亲自下场开撕过,年少时热爱网上冲浪的朋友们一定还有印象。

人气聚起来了,此时的屠龙少年也已经锋芒毕露。

02. 成长期:用 C 端流量收割 B 端机构

小师妹不得不说,马爸爸诚不欺我,“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确实是对阿里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句话。

先带你们看段视频,请忽略中间那位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着的李彦宏,看到右边有些上头的大强子了吗?

视频里的马爸爸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十分傲娇地说,电子商务公司才要解决物流成本,但阿里巴巴不是电子商务公司,它要做的,一是培养更多的京东;二是让这样的公司挣钱。

看明白了吗?阿里要做的,是平台。

作为阿里的亲儿子,蚂蚁金服将这一点贯彻执行得十分之好。

当然助推器是2016年互联网金融严监管启幕,网贷、银行、基金、互联网资管、小贷、消费金融都被整顿,尽管持牌,蚂蚁也要小心雷区,规避风险。

凭借着技术底气和天量用户,它的技术路线越走越稳——它逐渐向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技术服务和开放平台流量。

小师妹说直白点,这像不像支付宝的“淘宝化”?

这时候你们看明白了吗?藏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背后的,是“我要做平台,你们都是我平台上的生意”。

再品品那句马爸爸diss大强子的话,“我们不是电子商务公司,我们是帮助别人做电子商务,这是有巨大差异的。”

你把这句话转个弯套在蚂蚁的身上,是不是品出那味了?

蚂蚁没有骗人,它确实不是想和银行竞争,它只是想让银行来它这儿做生意。

蓄力积累C端流量,而后把流量作为筹码收割B端——这几乎是整个阿里系最惯用的打法。

你回忆下阿里电商发家致富的路子,想想它是如何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它开始是在淘宝上吸引小商家进驻,甚至手把手地培训他们,教他们赚钱,慢慢地给网站聚集了人气;而2012年横空出世的天猫,赶上了时代的选择,阿里痛下决心all in 无线(就是从网页到手淘),再加上公司上市,严打假冒伪劣,一线大牌那可是自觉自愿地排着队上天猫开网店,流量的重要性对他们不言而喻。

其实字节跳动也是这个路子,小师妹以后细讲。

珠玉在前,蚂蚁作为阿里的亲儿子,这一招,自然也会使得行云流水。

所以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才会说,不会为了一棵树,去毁坏一片森林。

2017年5月27日,余额宝半推半就地将个人持有限额由100万调整至25万元;8月又调整至10万元;12月单日申购额度调为2万元……

一年之后,余额宝率先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两只货币基金,随后多家基金公司相继接入。

仔细回忆下,你除了银行定期、活期存款之外买的第一份理财产品,是不是始于余额宝?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从买货币基金到投资股债产品组合,支付宝同时也为你打开了基金和保险的大门。什么账户安全险、相互保、跟你投,那都成了妥妥的现象级产品。

没有金融机构抵挡得住上亿用户的流量诱惑。

蚂蚁自己在招股说明书里对天量用户专门有个形容词,叫“用户触达。”

来看下这句话,“通过微贷科技平台、理财科技平台和保险科技平台,公司为金融机构合作伙伴提供高质量的用户触达与洞察。”

要不说中文真是博大精深。

至此,蚂蚁已经从一名不被认可的少年,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屠龙勇士,它不仅有杀死恶龙的勇气,更有杀死恶龙的的能力。

03. 成熟期:制定规则 激烈  厮杀 

吃着银行剩饭长大的蚂蚁金服,早已长成了印钞机的模样。

背靠着阿里,它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

2019年,蚂蚁集团的营收为1206.18亿元,同比增幅超过40%。而今年1-6月,尽管有疫情的影响,蚂蚁的营收也已经达到725.28亿元,同比增幅超过38%。

其2019年的净利润为180.7亿元,类比银行业协会发布百强榜单,蚂蚁集团的净利润已经可以排在十几位。

它已经长大了。

截至到6月30日,蚂蚁已经与约170家资产管理公司合作,这些合作伙伴在蚂蚁的平台上为用户提供了6000多种产品。

它不止长大了。

招股书很坦白:拥有10亿用户、超8000万商家,超2000家合作金融机构的蚂蚁,是全球最大的生活服务/商业类APP、是中国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理财平台。

即使在细分领域,它也是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科技服务商、是中国最大的线上保险服务平台、而余额宝则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产品。

这么多“最大”,早已勾勒出一位在行业里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大佬形象。

大佬是做什么的?

制定规则。

君不见站在电子商务顶端的阿里,不断地修订着游戏规则。

当曾经的屠龙少年,杀了恶龙后,最要警惕的,是令自己成为下一条恶龙。

而对企业而言最遗憾的事,莫过于打破垄断后,成为新的垄断者。

毕竟,在成为既得利益者后,再要自我革命可太难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年阿里怀揣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一使命,拖着中小企业步入了电商的快车道。

却也是阿里,让商家在双十一前夕阿里京东“二选一”,更是在格兰仕与拼多多达成合作后对前者限流。

于是,阿里被戏嘲——“让天下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在创投领域,更是如此,放眼当前市场,能活下来,还活得很好的互联网企业,背后大多能看到阿里系或腾讯系的身影。

当然这也诱发了新的战争,比如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京东封杀申通。

在商言商没有错,利益最大化小师妹也懂。

但OFO之死,又何尝不是资本博弈的“牺牲品”?

有人要说了,商业社会就是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但也别忘了,凝望深渊过久,深渊必回之以凝望。

一位香港富商说过,“不赚最后一个铜板”。

商业无捷径,资本最无情。

蚂蚁早已成为参天大树,脱胎于阿里系的它又会怎样制定属于它的游戏规则?

大家应该记得蚂蚁集团上市前的“小插曲”——据传蚂蚁因为被调查存在“利益冲突”而推迟IPO。

理由是:支付宝是散户投资者购买投资于蚂蚁集团IPO的五支中国共同基金的唯一第三方渠道。

蚂蚁的回应是:有关战略配售基金的细节已经做了“完全充分的披露”,它没有承销自己的IPO。

 

要知道,在基金产品的生意中,代销渠道过去基本上是银行一家独大。

学过管理的人可能注意到了,小师妹这篇只写了企业生命周期的前三个阶段:起步期、成长期和成熟期,而第四个阶段,正是衰退期。

小师妹不否认,不论阿里还是蚂蚁,都是极为出色的企业,至少他们对消费者是有尊重的,也确实花了心思去好好对待。

但正因为如此,小师妹希望屠龙勇士成为大佬后,能多一丝克制,别成为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让企业的生命周期,长一些,再长一些。

毕竟,他们说自己,是“追求成为一家能健康成长102年的好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