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学习资料网-抖音交流学习网

半年吸金800万,给“蔡徐坤”们刷量的粉丝后援APP被查封

指方向
据新京报报道,“星缘”APP是帮助蔡徐坤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南都记者发现,目前“星缘”APP在苹果和安卓的应用商店已经下架。据了解,这是一款专门供粉丝“轮博”的刷量APP,粉丝可以使用其微博账号登录,将希望转发的微博链接复制黏贴后,可以在后台设置转发次数和转发间隔时间,为避免微博的反作弊系统识别出为机器转发,许多粉丝还会特备为转发的微博设置不同表情或简短话语。该APP允许一个微博大号绑定多个微博小号实现多号同步“轮博”,因此粉丝们为了爱豆(即偶像)只能不断充值购买小号,有粉丝表示每个月要充值1000元左右。

据悉,参与“轮博”的每个粉丝都需要从组长或经纪公司中领取任务,刷量完成后将获得线上活动抽奖或是周边产品奖励。而这样的“组织性”操作其实在饭圈(即粉丝圈)早已司空见惯。

南都记者曾报道过选秀节目中粉丝为送爱豆出道集资投票,疯狂购买视频网站会员卡和账号“刷票”,在整个投票过程中粉丝们更是成立了打投组、数据组、宣传组、反黑组、文案组等一系列对应的“业务部门”进行公司化运营。也因此,有部分号召力强大的粉头甚至利用饭圈的一系列“刷量”行为反向圈钱,卖账号、代投票等五花八门的“营业”项目层出不穷。此案主犯蔡某某也是因为这样而误入歧途,据他交待,刚开始开发制作“星缘”APP的初衷只是单纯为了爱豆“应援”,但随着使用的粉丝越来越多,他便开始进行非法牟利。

在之前一系列的互联网“刷量”调查报道中,南都记者发现,除了星缘这类专供粉丝刷量的APP,网上还存在着大量自助下单的刷量网站,服务对象包括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音乐类APP、知识问答社区、社交软件等。以新浪微博为例,除了常规的刷点赞数、评论数和粉丝量,还针对性地发展视频浏览量、话题阅读量、首页阅读量、微博小号等业务,其价格多在每100个/次价格20元上下。另外,该网站甚至还将刷量账号细分为是否为真人账号,粉丝号本身活跃度大小等,可以看出产业链运作极其成熟。


半年吸金800万,给“蔡徐坤”们刷量的粉丝后援APP被查封

半年吸金800万,给“蔡徐坤”们刷量的粉丝后援APP被查封


(↑刷量自助网站自称可以给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等各类APP刷量)

南都此前对电影刷分、视频网站刷播放量、种草社区刷赞刷粉等现象均做过报道,可见数据造假问题贯穿互联网多个领域,而内容产业则是重灾区。曾有影视行业的制作人向南都记者吐槽,互联网只要有数据的地方就能“刷”,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青藤文化联合创始人袁海曾告诉南都记者:“移动化支付的便捷性加强和互联网的发展,让粉丝更容易去支持偶像,偶像的影响力势能通过节目或者是商业化合作更好地释放。笼统来说流量是可以等同市场价值的,流量代表偶像的影响力以及消费转化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