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交流学习

TikTok之后美国又对微信下手!史上还有更"脏"手段

指方向抖音

TikTok在美国似乎已经命悬一线。

8月3日,特朗普更赤裸裸开出价码,称自己不反对微软收购TikTok,但前提是美国政府必须从中“分一杯羹”。

这无异于明抢。

更加暴虐的是,当地时间6日,特朗普签署两项行政命令,宣布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以及WeChat(微信)进行任何交易,并规定将在45天后禁止两者在美国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意图禁止TikTok所鼓噪的理由是,“担心软件会窃取美国公民的信息,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众所周知,TikTok明显是一个娱乐性质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软件,哪里谈得上威胁国家安全?

这显然是一场霸道的“阳谋”。

事实上,除了TikTok、微信,为了制裁他国企业,美国可谓是想尽了各种办法。

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美国的“长臂管辖”。

简单来说,无论是否具有美国国籍,只要和美国发生了联系,就受美国的管辖。长臂管辖逐渐由美国州际之间拓展到了全美,甚至国外。

“长臂管辖”已逐渐代替传统军事武器,成为美国维护国际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利益的重要手段和工具,其滥用对他国经济主权构成了严重威胁。

曾经遭受过美国“制裁”的知名企业还有很多,今天盘点一些美国的伎俩,它是如何一步步制造起“美国陷阱”的。

伎俩一:“罗织罪名”

为达到目的,美国会“罗织”一些罪名,不公开声明,也不由辩解,直接将人送入缧绁,给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感。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尔斯通事件。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作为世界工业巨头,一直是法国传统工业的骄傲。进入21世纪后,美国电力巨头通用公司瞄上了这块肥肉,并展开收购阿尔斯通的商业谈判。

在谈判过程中,2013年4月,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还没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

“突然,我变成了一只野兽。我穿上了橘色的连体服,身体被链条锁住,手脚被戴上镣铐。我几乎无法行走,也无法呼吸。我是一只被捆绑的野兽,也是一只掉进陷阱里的困兽。”皮耶鲁齐在他的作品《美国陷阱》这样描述被捕时的场景。

他被起诉多次洗钱、腐败同谋等10项罪名,最高可被判处125年监禁。

认罪听证会前,美国检方告诉他有两个选择:第一种选择,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美国方面说,这条路很危险,因为该案的检察官正在争取法院判处他15年到19年有期徒刑。而且,他还被告知,审判的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而且各种费用的消耗至少在数百万美元。另一种选择,是承认有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对皮耶鲁齐来说,当时的他其实没有选择。

在皮耶鲁齐最后以认罪换取从轻发落。但直到2018年9月,他才走出监狱,恢复自由。美国也通过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实际上控制了法国所有核电站。

对于中国,美国也频出手。除了此前的孟晚舟事件,还发生过一起与之类似的吴振洲事件。

2008年12月5日,深圳驰创公司总经理吴振洲在香港机场乘坐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应邀前往美国参加耶鲁大学的CEO峰会。

在抵达美国芝加哥机场,准备转机前往波士顿时,吴振洲被荷枪实弹的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人员拦住,并当场宣布他被拘捕。

当时拘捕的理由是:涉嫌虚假报税、出口违规。

2010年5月,美国检方对吴振洲提起了诉讼,涉及17项罪名。据检方称,数家中国机构通过驰创购买了被怀疑用于电子战争、军用雷达、防火、军用导向器以及卫星通讯等的电子元器件。

对于这一指控,吴振洲进行了无罪辩护。但最终吴振洲仍在2011年1月被判处97个月有期徒刑。2013年9月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因17项罪名中的2项指控不成立,将吴振洲的刑期从97个月减少为84个月,也就是7年。

在没有公布确凿证据、没有确定罪名的情况下,吴振洲被关押300多天。他开始了漫长的记录,完成了《狱中日记》,他描述美国的监狱称,“早上5点就起床,5点半吃饭,每天50人脱光赤裸一字排开检查三次……这是入狱第56天,听狱友说起美国另一所监狱的可怖!”

2015年3月19日,吴振洲出狱,恢复自由后,自纽约拉瓜迪亚机场乘坐飞机返回了北京。

“翻手为云覆手雨”,面对美国以“法律之名”而进行的“深文罗织”,个人的力量总是太渺小。

伎俩二:“巧取豪夺”

美国一些手段,经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冠冕堂皇”插手企业交易的背后,“巧取豪夺”相关的利益才是美国的最真实底色。

欧洲企业常常苦不堪言,美国司法部门以获取巨额罚款收入、帮助美国企业打压竞争对手为目的,滥用“长臂管辖”,对欧洲企业频频下手。

阿尔卡特的“消失”就是一个典型。

阿尔卡特公司成立于1898年,相继并购法国数家电信设备公司后奠定行业龙头地位。它掌握国际前沿产品和技术,在全球电信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具有极强的竞争优势。

截至20世纪90年代,该企业在光学网络市场、路由器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业务遍及130多个国家。

为扩大国际市场份额,2006年,阿尔卡特完成了对美国朗讯的跨境并购,成立了阿尔卡特—朗讯电信公司,市值达到300亿欧元。合并后公司通过整合欧美市场,掌握全球固定、移动网络和宽带接入40%的市场份额。

此时,阿尔卡特—朗讯已跻身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并对全球第一的美国思科形成直接竞争威胁。

可是,好景不长。2007年,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联合调查阿尔卡特于2001-2006年在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和马来西亚等地的行贿行为,指控阿尔卡特行贿超过800万美元,获取了4810万美元的合同,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

为免于刑事处罚,2010年,阿尔卡特—朗讯与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暂缓起诉协议,同意向美国两个部门分别支付9200万美元和4500万美元罚款,总计1.37亿美元,达成庭外和解。

从2007年遭受美国“长臂管辖”以来,阿尔卡特—朗讯深陷司法纠纷导致国际声誉大跌,原本的国际市场份额被美国思科、芬兰诺基亚和瑞典爱立信迅速瓜分。

2015年,阿尔卡特—朗讯资不抵债,被芬兰诺基亚公司收购,在国际电信市场彻底消失。

美国司法部门通过“长臂管辖”,帮助美国企业打压国际竞争对手,致使法国“工业之花”阿尔卡特遭到巧取豪夺,最终在历史舞台上消失。

有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8年,美国通过《反海外腐败法》给英、法、德、日等多个国家的26个企业定过罪,这些企业谈起来都是大名鼎鼎,包括劳斯莱斯、兴业银行、戴姆勒、西门子、松下电器、日挥株式会社等等,但都没逃过美国的“长臂”,被罚金额累计超过88亿美元。


图: 2008-2018年根据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被定罪的企业名单 (来源见参考内容[1])

伎俩三:“借机生事”

美国的司法非常复杂,也貌似公正,但什么时候什么条款适用什么情况完全由美国自己说了算。美国选择借机制裁他国企业的背后,经常是针对某一产业领域,最终目的是将本国利益最大化。

20世纪80年代,美国以贸易失衡为借口,对半导体、汽车等日本优势产业进行打压的历史令很多日本人迄今都记忆犹新。

众所周知,目前芯片技术最强的国家是美国,但其实在80年年代,日本在芯片上比美国还牛,日本芯片出口额全球第一,美国只能排第二,让美国感到十分的惊慌。

于是美国借机向日本芯片行业出手了。

1982年到1984年,东芝的子公司东芝机械向苏联出口了8台车床,并为相关的车床配套了数控装置,提供了所需软件。

于是,美国就对东芝公司进行了制裁,禁止东芝进入美国市场3年,这就是著名的“东芝事件”。

“东芝事件”更重要影响是,美国借此给日本施压,双方达成协议,日本加入美国战略防御计划,美国有权得到所有技术,借此打开了获得日本技术的渠道。

在美国的打压之下,日本半导体产业走下神坛,从此元气大伤。

此外,30年前还有一幕奇怪的场景,至今让日本人难以释怀:去日本汽车专卖店,却看到店里还摆放着美国产汽车,日本店员在推销自家汽车的时候,还同时推销美国汽车。

这都是当年美国对日本“极限施压”的结果。

上世纪80年代后,日本小汽车开始抢滩美国市场,美国市场上每4辆车中就有1辆是日本车;而美国车仅占日本市场的1.5%份额。

于是,从1979—1992年有关美日汽车贸易摩擦的谈判,几乎没有停止过。

虽然美日不同的汽车消费文化是造成这种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但美国依然决定动用制裁手段来解决问题。

1981年,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日本通商产业省被迫同意主动限制对美国的轿车出口,日本主动将年出口量限制在168万辆以内,并在未来对这一数字进行动态调整。在此基础上,美国还进一步要求日本加大国内市场开放,购买更多美国汽车。

历史常常惊人的相似,30年前美国对日本的这一套,今天又重现。

美国一方面对TikTok施加政治压力,一方面洽谈收购大多数股份。稍加分析,就可以发现,TikTok在美国的遭遇,与其说是国家安全问题,不如说是商业史上的一场巧取豪夺。

后发国家在追赶式发展过程中往往会引发守成国家的警惕和打压。如何应对得当,化解危机,需要更多的智慧和毅力。